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淮南小山中国古典(传统)诗词研究工作室

通读史汉后汉三国晋宋南齐梁陈魏北齐周隋南北史旧唐6/1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别署柳湖居士、归田先生、八公山人、闽南大山、清源山人、东海钓鳌客。男。福建南安人。汉族。本科学历。文学学士。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、中华诗词学会、福建省诗词学会、泉州市诗词学会会员。石狮市诗词学会理事。中学高级教师。出版《小山楼吟稿》(1977-1999)、《〈小山楼吟稿〉续编(2000-2015上)》(附《诗海导航:中国传统诗词入门与写作》)。《毛泽东诗词选注》、《全唐诗精品精译》、《小山楼书话》待梓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《了却一桩小心愿》(《〈文史知识〉三十年总目》(1981-2010)入手记)  

2013-06-18 23:26:56|  分类: 书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桩小心愿
——《文史知识三十年总目》(1981-2010)入手记
    前文《那些年我所订过的杂志》说过,八四、八五年连续两年私人订阅了中华书局的《文史知识》杂志,加上后来在地摊上购买的零本,共有五十多本。最近,《文史知识》出版了《三十年(1981-2010)总书目》及三十年总光盘,前者准备买来作个纪念。后者前几年初出时,好像是可以函索即寄的,惜未能重视。现要价180元,只好作罢。
    多次到京东上看买了这本书的网友的评价和书影,看到一位书友评价说:订了那么多年《文史知识》,买一本做纪念。我在想着是否也买一本做纪念。何况在未订这本杂志的这么多年里,这本杂志办得怎么样了,也是十分关心。这本书不贵,35我在京东写书评攒积分换的京券还有10元。之所以一直没下单,是想着留着做凑单的书。就这样一直放在收藏夹里。直到今年六月,京东终于响应亚马逊来了个“定价半价”活动,《文史知识三十年总目》(1981-2010)就在其中。此前在卓越亚马逊上下了一单六卷本《词系》,想着再也没有更好的书值得下。于是,6月6日下了单,半价17.50元,因不足29元,需加运费5元,为22.50元。用去10元京券,实支12.50元,采用货到付款的形式。
    此后,订单跟踪上显示:
    2013-06-06 07:44:01您提交了订单,请等待系统确认
    06-07 13:45:06您的商品需要从外地调拨,我们会尽快处理,请耐心等待
    06-09 18:23:16您的订单已经进入广州5号库准备出库
    06-10 08:42:11您的订单已经打印完毕
    06-10 08:48:29您的订单已经拣货完成
    06-10 09:01:05您的订单已通过扫描确认
    06-10 09:08:20您的订单已打包完毕
    06-10 10:59:19您的订单已完成分拣
    06-10 12:26:13您的订单等待送往XX
    06-13 09:19:36您的货物已分配,等待配送
    我下完了才发现是最后一单。再后来通知我需要采购。我不怕等然后,就是几天不动。端午小长假,两天小雨。
    06-13 09:19:36您的货物已分配,等待配送
    13日上午上完四节课,回到宿舍,刚要吃饭,快递员通知到门卫取书,果然是该书到了,付款后带书回,书的封面不是我期望的黑色,而是同网友晒单一样的银灰色绸面,烫金书名,设计庄重大方,堪称经典。吃完饭后,题签钤印,打开阅读。
    看到八一年第一期的《治学之道》专栏第一篇夏承焘先生的《我的治学之道》,勾起了我的回忆。当年看完这篇文章后,专门给夏先生写了信,并附上自己填的四首词。没想到,夏先生抽出宝贵的时间,口授请秘书周有萍先生执笔回了一封信,给予鼓励。当时看到这封信的还有一位同学,大概自己不想太得意忘形吧,还特意交代他不要声张。这封珍贵的信,经过十几年前的下海搬迁,不知是否尚存。1985年,夏承焘先生仙逝,我写了一首诗寄夏先生治丧委员会:“一代词宗大厦倾,千秋事业谁担承?春风化雨飞寰内,我是蒙恩最后人。”不久接到夏夫人吴无闻教授回信,有“不禁泫然”云云。
    大约是1985年4月,我在《光明日报》看到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书讯广告,书价14.50元,当时方治《全唐诗》,学力未及,未买。事后总想找到介绍该书的文章,一直未果。这次在《总目》中找到了,是1984年第许逸民先生文唐以前歌诗谣谚的总集——逯钦立辑〈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,这是原始出处
    阅读《总目》过程中,想到需要订正的一个细节,就是我订的《文史知识》是八五、八六两年的,八七年就改订江苏古籍出版社的《古典文学知识》了。同年订的还有江南诗词学会的《江南诗词》。虽说如此,我从地摊上见到《文史知识》零本,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收下,就这样连同所订的,手头共有五十多本。最早的是八四年第一期,最晚的为九零年第九期
    还有一个好奇之处,与互联网有关。互联网是上世纪未步入百姓生活的。这在《总目》中也有体现。果然,查1999年的《文史知识》,专门开辟了一个讲座,题目叫“文史研究与计算机应用”,作者李国新、陈文广,共十一讲,贯穿全年。2002年专门开辟了“新工具”专栏,题目涉及网络时代的文史研究、信息检索、浏览与存储,及古籍全文检索系统、网络文史资料库(见第1、2、4、6期陈爽文)。我是近年才上国学数典论坛,对这方面有所涉猎。而《文史知识》早已与时俱进,体现了时代精神。
    体现时代精神的还表现在,我看到了2000年第八期上的王力先生的《〈王力古汉语字典〉序》。这部书出版十年后(六印),我才将其收入囊中。此外,在2006年第五期上,还看到了施议对博士对二十世纪词坛的总结性文章《20世纪词学传人漫谈》,以及2009、2010年的“民国四大词人”专题连载(夏承焘五篇、唐圭璋六篇、龙榆生六篇)。还有一位是詹安泰,应是续后发表在2011年的刊物上了。
    还有一个收获是,在读全宋诗时,知道一种食物在古代被称作“牢九”,我读书笔记专门记下,印象很深。后来看了网上资料,才知道是“牢丸”之误,就是饺子。而在总目2002年第6期即有文从“牢丸”到包子(宋红),可见全宋诗手民之误害人不浅。
    这次读《总目》,也不无遗憾。都与1996年相关。这一年,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了严迪昌先生的《近代词钞》,首版印数三千,我在网上却找不到任何正式介绍文章。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湮没百年为夏承焘、龙榆生、唐圭璋先生关注的清代秦巘的《词系》手稿,此书经北师大邓魁英、刘永泰整理,印数也是三千册,却只在很小范围发行,有数百部库存。2010年6月虽有再版(未标明印数)前言里却未做任何说明。如果说《词系》错过了百年,错过了夏、龙、唐诸位大师的寓目,96年出版以来的发行不力,又使学术界对该书的认识耽搁了十数年。本想在1996年的《文史知识》找到相关的介绍文章,却未能如愿,在此后两年的书讯文章中也没找到,为一憾事
    关于出版本书的总目录,早在2000年第7期即有吕德志文提议(《建议出〈文史知识〉总目录)。现在终于实现了。如果把三十年来出版的《文史知识》看作是一部“中国古代文史小百科全书”的话,我手头的这部《总目》即可算作是对这部小百科全书的总检阅,也可以算作是这部小百科全书的《索引》了。如果将来十年、二十年再出《总目》,建议不要重复(即以《〈文史知识〉十年新总目》(2011-2020)或《〈文史知识〉二十年新总目》(2011-2030),以方便老读者。 
    一册在手,何其快哉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013、6、1316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1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