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淮南小山中国古典(传统)诗词研究工作室

通读史汉后汉三国晋宋南齐梁陈魏北齐周隋南北史旧唐8/1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别署柳湖居士、归田先生、八公山人、闽南大山、清源山人、东海钓鳌客。男。福建南安人。汉族。本科学历。文学学士。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、中华诗词学会、福建省诗词学会、泉州市诗词学会会员。石狮市诗词学会理事。中学高级教师。出版《小山楼吟稿》(1977-1999)、《〈小山楼吟稿〉续编(2000-2015上)》(附《诗海导航:中国传统诗词入门与写作》)。《毛泽东诗词选注》、《全唐诗精品精译》、《小山楼书话》待梓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中年访旧  

2009-07-31 01:48:4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中年访旧

淮南小山

几次回淮,因为公交车不通的缘故,所到目的地无非就是国庆路、东城市场、商贸广场、区政府,有时到龙湖公园,总是在田家庵东南部一带转,我真正生活的核心区域姚家湾,很少到达。

记得大约十年前,从东城市场打的顺大坝经小街过姚家湾,特地嘱咐的哥开慢点,为的是想细细看看旧地风景,被的哥误认为是来考察投资的。当时离淮没几年,姚家湾变化不大。小街还是那么小,姚南的马路宽了,四中还是那么旧。水厂路、龙湖路两边的行道树成荫了,龙湖菜市场翻新了,区政府的楼更旧了。这次回淮,距当年离淮时已十四周年了。自己开车行进在淮南的大道上,总算过了一把自由自在访旧的瘾。

7月底的一天,阴雨。午后继续下雨,余独自开车外出。先去东城市场修表,其实更是为了访旧。

出龙泉山庄,走拓宽后的洞山西路,经江陈立交到淮南一中立交,一上桥就走错了入口,回到矿务局了,只好想当然地经新开的洞大路去火车站,谁知一直快开到张大桥了,再下去要往大通了,也没找到路。于是掉头回矿务局,再经一中立交到陈洞路,在老公安局处遇到修柏油路堵车严重,经苏果超市(老科协)、老淮南师专到商贸文化广场,过龙湖超市立交桥路口入龙湖路。

这是我在区委上班时住家的地方。两边的小树已经高大成荫,沿路都已改建成高大的商业店面,路过龙源宾馆那个熟悉的巷道口,看到我当年住的那两层宿舍楼,还躲在豪华商业建筑后面,是那样破旧简陋。淮师附小和上次一样没变。再往前就是龙湖公园南门了,原本想停车进去看看,去不成了——正封闭广场挖路大修。顺水厂路东行,商业村已改成旺角湾超市,进入公园路,两边的高大梧桐未被剪伐,仍保留原来的样子。但龙湖公园的水却被放得快干了,几台大型铲车正在作业,龙湖公园看样子要翻个底朝天了。到了公园东门,发现也正在改造,看样子,东门过去的痕迹是荡然无存了。最有诗意的是联合仓库的外墙一带,就是我《菩萨蛮》组词“梦中犹记梧桐路”所写的地方,那些梧桐树还在,除了早些年就已改造成的商店外,一个变化是沿街围墙开了一个大门,里边正在作业,打破了我对它的神秘感。食品厂沿街改造的大楼还是那么俗。经人民医院到东城市场,淮滨电影院早已改造成住宅楼,旁边是金太阳广场,后边金湾社区安置的是小岛迁来的居民。旁边的淮南旅社改成了金湾商业城。东城市场奇迹般地原地原样保留下来。三中正门早些年就改成红府一条街。这些是我前几次回来就知道的。到亨德利修表未果,从淮滨路回公园北路上大坝,人民医院西侧的围墙外,八十年代后期建的饮食群依然如故,只是更破旧了。路转角遇到一个女子,她的穿着打扮,让我一下子体会到浓浓的姚家湾的气息。

上了大坝,停车在两头拍照。往西看,大坝南侧不知何时大树成荫,往北看,小岛迁徙一空,成了一个绿色植物园。虽值汛期,船塘却并无水,种满了庄稼。又沿大坝内侧,建起了一层副堤,下临船塘。石砌外墙,加石栏杆,上种花草,并有石板小道供人行走。回头往淮河码头方向望去,淮南发电厂高大的烟囱依然如故。原来叫毛竹园的地方,现已建起几幢高大的小区住宅楼。最初我父来淮时,站在大坝上,能看到成群的白鹭。我小时候,能看见淮河上的木帆船。听老船民讲,在淮河行船,有成群结队的江猪(江豚)随船嬉戏。现在这些都成了神话。往年每年夏天发大水,船塘涨满了水,跑淮河、洪泽湖的船只落帆在船塘聚集,成为淮南一景。洪水退去,有的木船破了,就在船塘入淮口旁边傍岸居住,久而久之,就上岸在小岛搭简易棚屋住了下来。久而久之就成了小岛的居民。现在小岛人去岛空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绿岛”——绿色的小岛。    

沿着大坝向西行,到龙王沟排涝站。那个我童年时就存在的机房还在,只是早已变样。因绿树遮挡,向南已看不到龙湖公园北塘。向西北望,姚北大堤已改为机动车道。原来的机械厂家属区已变成一个正在施工的港口工地。向西看,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姚家湾小街了。

小街是连接姚家湾与田家庵的必经之路。童年最早的印象是街道上铺的被人踩的发亮的“狗头石”、昏暗的路灯,木板房的小店。而现在,小街变得更小,更破旧了。这条路我八四年到田区委工作后还经常路过。当时觉得小街太俗太闹,没有诗意,有时还绕道走公园南路上班。后来八五年岁暮,区委从田家庵信宜路搬到国庆中路后,果真只能从公园南路走了,而姚湾小街就很少去了,在区委工作期间,一次去访贫问苦,一次去支援午收,大概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事。一直到我九五年离淮,算来将近二十年了。

下姚湾小街,路中间堆上了许许多多占街石、水泥墩,很难走,沿街不是民居就杂货店,大陶、小陶的理发店好像也不见了。到小街的中心,才发现是单行道——此路不通,只好掉头,却发现原来还算宽的小街狭不容车。搬开占街石、水泥墩后,才好不容易冲出“石头阵”。   

上姚北大坝看淮河岸边的码头工地,想到姚家湾村民守着淮河那么多年,只想着种地,现在终于有了开放意识,向水路要财了。

又下姚北大坝,转学院北路姚北段、姚南段、四中(工业学校)段,姚南村沿街的店铺挂着“姚家厨房”的招牌。到四中访旧,探望住在我旧居里的王妈。四中已完全重新建造,只有家属楼被保留下来,与学校隔开,独立成了一条小巷。校内建筑是全新的,只有南边运动场一带还依稀能找出一点旧时的影子,拍照纪念,算起来离开这里已经十八年了。

为了看公园南路,开到朝阳路口森都大酒店,左拐到龙湖路立交桥,再到公园南门,左拐走水厂路,路边小树早已成荫。重穿学院北路往化校,才发现早已改为安徽理工大学北区,我原来就读的学校已迁新址。顺着龙郢子折往南到陈家岗十字路口,右转往化肥厂路,到赵店路口南折,穿江陈路口,走立交回龙泉山庄。

中年访旧,心潮起伏。一是怕变,怕旧的东西荡然无存,一切皆新,丝毫找不到一点过去的痕迹,令人伤感;二是怕不变,时光恍若停滞不前,旧的东西没变,只是变得更破旧,更令人伤感——像是姚家湾小街。

小街,我魂牵梦萦的姚家湾小街,你何时才能搭上时代的快车,让我不再为你伤感?

我的故人们,你们还好吗?

(附注:相关照片18张见相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9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