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淮南小山中国古典(传统)诗词研究工作室

通读史汉后汉三国晋宋南齐梁陈魏北齐周隋南北史旧唐5/1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黄伟群。别署柳湖居士、归田先生、八公山人、闽南大山、清源山人、东海钓鳌客。男。福建南安人。汉族。本科学历。文学学士。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、中华诗词学会、福建省诗词学会、泉州市诗词学会会员。石狮市诗词学会理事。中学高级教师。出版《小山楼吟稿》(1977-1999)、《〈小山楼吟稿〉续编(2000-2015上)》(附《诗海导航:中国传统诗词入门与写作》)。《毛泽东诗词选注》、《全唐诗精品精译》、《小山楼书话》待梓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《谈李白的政治抱负——从李白的诗歌作品看其政治才能》  

2007-06-18 21:24:24|  分类: 学术论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谈李白的政治抱负——从李白的诗歌作品看其政治才能》

●淮南小山

主题词:李白 诗歌 政治热情 政治抱负 政治才能

李白的诗歌艺术与政治热情,前人多有论述。本文试从其现存有关诗歌作品对李白的政治才能作一探讨。

一、李白的政治抱负

李白的政治抱负最集中地体现在他的《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》:“……不屈己,不干人。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……申管、晏之谈,谋帝王之术,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,使区宇大定,海县清一……然后浮五湖,戏沧洲。”这是开元15年他在湖北安陆小寿山隐居时所立下的志向,也即他后来常说的“济苍生”、“安社稷”(《赠韦秘书子春》)。李白为实现这一理想奋斗了终生。

二、李白的政治才能

李白的政治才能是与他的政治活动紧密结合在一起的。

他的政治活动,以其奉诏翰林为为标志,分为前、中、后三期。

1、前期——仗剑远游,积极用世

这一时期是他政治才能的培养与准备期。

李白不愿走一般知识分子科举求仕的道路,他希望凭借自己的才华,“遍干诸侯”,得到地方官的赏识,推荐他进入朝廷。

天宝13年,25岁的李白经过长期的苦读后,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”(《上安州裴长史书》),开始了他的漫游生活。次年在江陵见到受三代皇帝旌表的著名道士司马承祯。司马见李白资质不凡,器宇轩昂,又读了他的诗,惊叹不已,称赞李白是“有仙风道骨,可与神游八极之表”,使李白受到极大鼓舞,写下了《大鹏遇稀有鸟赋》(后改为《大鹏赋》)。在这篇赋中,诗人的化身——大鹏“一鼓一舞……五岳为之震荡,百川为之崩摧。激三千以崛起,向九万而迅征”,有“块视三山,杯观五湖”的雄伟气魄,羞与“蓬莱之黄鹄,苍梧之玄风”为伍的高尚情操,展现了诗人积极向上、昂扬热烈的进取精神。此赋当时就“传于世”(同上引),“时家藏一本”(魏万语)。李白的一生喜以大鹏自比,即始于此。

开元22年,韩朝宗出任荆州长史和襄阳刺史。他乐于奖掖后进,在士人中颇有口碑。时谚曰:“生不愿封万户侯,但愿一识韩荆州。”李白也想“收名定价”于韩,于是写下了著名的《上韩朝宗书》,其中写自己:

“十五好剑术,遍干诸侯。三十成文,历抵卿相。虽长不满七尺,而心雄万夫。王公大臣,许以义气。请日试万言,倚马可待。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司命,人物之权衡,一经品题,便作佳士。而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,不使李白扬眉吐气、激昂青云耶?”

文章写得神采飞扬、掷地有声。可不知何故,这位“使海内俊杰奔走而归之”的韩大人偏偏对李白不予理睬,使李白大失所望。他虽然慨叹“古来圣贤皆寂寞”(《将进酒》),但也坚信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,这种乐观进取精神是他这一时期思想基础,也是他精神中最光辉的一面。

开元23年,李白西游。适玄宗狩猎,因上《大猎赋》。并通过拜见张说,结识了张之垍(玄宗驸马,时任卫尉,掌管仪仗。后为翰林学士)。在张的安排下,李白住在玉真公主别馆。因公主出游,未能谋面,写下了《玉真公主别馆苦雨,赠卫尉张卿二首》:“吟咏思管、乐,……谁识经纶才?弹剑谢公子,无鱼良可哀。”表达了自己希望张卿引荐,为朝廷效力的心愿。张是个妒贤忌能的小人,李白遇人不察,在失望之馀,也流露出对张垍的些微不满,埋下了一生受挫的根苗。

在长安三年,李白写下著名的《蜀道难》。诗中的景物描写,既是蜀道的写实,又寄寓了李白探求政治道路遇到障碍的深切感受。由于诗人建功立业的理想依然没有着落,他愤然离开长安,写下了《行路难》三首:

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。……弹琴作歌奏苦声,曳裾王门不称情。……昭王白骨萦蔓草,谁人更扫黄金台?行路难,归去来!”(之三)

初入长安的受挫,并未使李白失去信心,他坚信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(《行路难》之一)、“东山高卧时起来,欲济苍生未应晚”(《梁园吟》)。

这一时期的李白,虽未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,但在长期漫游中结交了各方人士,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深刻体察了世事民情,创作了大量诗歌,名扬海内,为他后来奉诏入京打下了基础。

2、中期——奉诏入京,翰林供奉

这一时期既是他初步施展政治才能的蜜月期,又是对唐王朝黑暗政治失望的分水岭。

李白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!

天宝元年(公元742年),玄宗下诏求才。在玉真公主的推荐下,玄宗下诏征召李白入京。接到诏书后,李白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,挥毫写下了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:“……游说万乘苦不早,著鞭跨马涉远道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”喜悦之情,溢于言表;多年积郁,一扫而空。

应该说,玄宗起初对李白确实很重视。朝见那天,降辇步迎,“以七宝床赐食于前,御

手调羹,”并说“卿本布衣,名为朕知。非素蓄道义,何至于此?”命李白为翰林待诏,替他草拟文诰诏书,还赐给他名马玉鞭。

天宝初年,可以称得上是李白的政治蜜月期。他常随玄宗去温泉狩猎,当场作赋歌颂“圣朝”的国威,“汉帝长杨苑,夸胡羽猎归。子云叨侍从,献赋有光辉。游赏摇天笔,承恩赐御衣。”(《温泉侍从归逢故人》)还写下了《宫中行乐词八首》、《清平调三章》等,虽是应制,却是以“长揖蒙垂国士恩,壮心剖出酬知己”的心情来写的。玄宗除欣赏李白的才华辞章,多有赏赐外,也经常与他讨论国家大事,据说李白曾为玄宗起草过《出师诏》、《和蕃书》等。他对友人说:“待我尽节报明主,然后相携卧白云。”(《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》)说明他是真心想为国家出一番力的。

李白的受宠,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妒忌。又加上李白生性傲岸,得罪了权贵。他们抓住李白的不拘小节、经常醉酒一事向玄宗进谗言,据说玄宗本来要任命李白为中书舍人(掌管起草诏令、参与机密的官,通常由有文学资望者充任),由于张垍(即前诗提到的“张卿”)、高力士等人的屡屡进谗而搁浅,其中最致命的一条是“非廊庙器”,加上玄宗的本意也不过是把李白当作文学弄臣,为其歌功颂德,点缀他的太平盛世。玄宗听信了谗言,这件事自然就中止了。最初李白还蒙在鼓里,觉得玄宗不日还是赏识自己的,只是张垍、高力士这班小人作祟:“祟君王虽爱蛾眉好,无奈宫中妒杀人。”后来亦因自己每每在政治上议论不合,受到玄宗厌弃,“格言不入,帝用疏之。”故而“落羽辞金殿,孤鸣托绣衣。能言终见弃,还向陇西飞。”(《初出金门寻王侍御不遇咏壁上鹦鹉》)李白向玄宗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此后两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中说他: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言臣是酒中仙。”有人把它解释成李白借醉酒不听玄宗召唤,似乎是有意为之,虽不可尽信,但李白确实有“一醉累月轻王侯”(《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》)的举动。由于李白经常在长安市上醉酒,给小人提供了口实,小人们趁机攻击他的行为举止与其身份不符(更印证了前面所谓的“非廊庙器”),还会泄露朝廷机密(这一点倒是说到玄宗心里去了),自此对李白更加疏远了。李白在翰林院读书时,读到陈子昂的诗:“青蝇一相点,白璧遂成冤。”(《宴胡楚真禁所》)愤然写道:“青蝇易相点,《白雪》难同调。本是疏散人,屡贻褊促诮。”(《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》),表达了对张垍之流的极度蔑视。他对朝廷的黑暗表示失望:“风吹芳兰折,日没鸟雀喧。”(《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二首》)说自己也将“举手指飞鸿”(同上引),离开长安。果然,天宝3年3月,李白愤然上疏,请求还山。玄宗并未慰留,而是顺水推舟,以白“非廊庙器,优诏罢遣之。”(孟棨《本事诗》)——在赐金放还时,居然还把小人的恶意攻击当成一顶大帽子扣在李白头上,说明统治者的昏聩。

李白在翰林供奉的一年五个月中,看透了大唐政治的黑暗:“珠玉买歌笑,糟糠养贤才”(《古风五十九首》之十五)、“梧桐巢燕雀,枳棘栖鸳鸯”(《 古风五十九首》之三十五)、“鸡聚族以争食,凤孤飞而无邻。蝘蜓嘲龙,鱼目混珠。嫫母衣锦,西施负薪”(《鸣皋歌送岑征君》)。对统治者有了清醒的认识。

3、后期——再度漫游,不忘报国

这一时期是他政治才能的自我实践期。

赐金放还的李白,曾一度消沉:“吾将营丹砂,永与世人别。”想要成为一名道士。天宝4年春,他与高适、杜甫在山东齐郡一同见到文坛前辈李邕,济世的热情再次燃起,写下了著名的《上李邕》一诗: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假令风歇时下来,犹能簸却沧溟水。”以大鹏自况,表现出虽受挫折、仍不屈服的气概。“世人见我恒殊调,见余大言皆冷笑。宣父犹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轻年少。”期望李邕不要象世俗之人一样轻视他。

离开东鲁,他前往吴越漫游。临行前,写下著名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。诗中表示出对权贵的极端蔑视: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表现了诗人的铮铮傲骨。

天宝5年,奸相李林甫为了巩固个人地位,制造了一系列冤狱,朝廷上下笼罩着一片恐怖气氛。李白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懑,写下了《古风》第五十一首:“殷后乱天纪,怀王亦已昏。”把批判的矛头直指最高统治者,充分显示出他的政治胆识,表明李白在政治思想上的成熟。

天宝9年,边境战争频繁,从军一时成风。李白写下了“羞作济南生,九十诵古文。不然拂剑起,沙漠收奇勋”(《赠何七判官昌浩》)的诗句。次年,他在与武后时宰相宗楚客的孙女宗氏夫人结婚后,就想北出幽燕,到边地一显身手,建立一番功业。这时传来安禄山要反叛的消息,他不顾夫人劝阻,决定深入虎穴,一探究竟:“且探虎穴向沙漠,鸣鞭走马渡黄河。耻作易水别,临歧泪滂沱”(《留别于十一逖游塞垣》)。这是一个完全自发的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举动,表明李白的报国理想不仅见诸口头,也付诸实际行动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游历观察,他看透了安禄山的狼子野心:在安禄山招兵买马,筹备军饷,胡人将士日夜操练的背后,竟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。他登上黄金台痛哭,盼望当今能有燕昭王的贤君,能招到乐毅那样能干的将军,来消除国家即将发生的灾难。他写下了《北风行》,在他的笔下,安禄山把持的幽州,比“烛龙”盘踞的“寒门”还要黑暗,不见天日。在他离开幽州南下的路上,写下了《远离别》,向君王提出警告:“君失臣兮龙为鱼,权归臣兮鼠变虎。”形象地预示了唐王朝大难将临,表现出诗人敏锐的政治洞察力。

天宝14年,安禄山果然叛乱。李白时游梁园,正当兵锋,仓促携妻南奔,隐居在庐山屏风叠。他写了许多诗揭露叛军暴行:“中原走豺虎,烈火焚宗庙”、“苍生疑落叶,白骨空相吊”(《经乱后将避地剡中,留赠崔宣城》)。诗人的报国雄心更加强烈:“抚剑夜吟啸,雄心日千里。誓欲斩鲸鲵,澄清洛阳水”(《赠张相镐》)。值此“大盗割鸿沟”之际,“我纵言之将何补?皇穹窃恐不照余之忠诚,雷凭凭兮欲吼怒”(《远别离》)。因而诗人又感到一种无可奈何:“吾非济代人,且归屏风叠。”

正在此时,永王李璘奉玄宗诏率水师东巡讨贼,路过浔阳,三次派韦子春上山请李白入幕。李白报国心切,不顾宗氏夫人的强烈反对,加入永王幕府,“誓欲清幽燕”、“不惜微躯捐”(《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》)。他还热情洋溢地写了《永王东巡南京歌》十一首,歌颂永王是“贤王”认为在当时“诸侯不救河南地”的情况下,永王能率兵平叛,是很了不起的。他在诗中预祝“南风一扫胡尘静,西入长安到日边”。并以东晋谢安自比,表示要“试借君王玉马鞭,指挥戎虏坐琼筵”,“但用东山谢安石,为君谈笑静胡沙”。李白根本不知道自己已卷入统治者内部一场敏感的权力斗争中:在永王奉诏东巡讨贼时,太子肃宗已在灵武即位,尊玄宗为太上皇。肃宗因怕永王势力坐大,与自己争帝位,命其回四川侍从太上皇。永王拒不从命,比方随即进行了一场内战。永王部将不愿背负“反叛”罪名,纷纷脱离永王而去。永王兵溃被杀。李白自丹阳逃到到皖西太湖。南奔途中,他写诗表明心迹:“过江誓江水,志在清中原”(《南奔书怀》)“虽有匡济心,终为乐祸人”(《避地司空原言怀》)。不久,诗人果以“附逆”罪被投入浔阳狱中。经宗氏夫人啼泣求救,御使中丞宋若思与江南宣尉使崔涣一起开脱了李白罪责。出狱后的李白应邀参加宋若思幕府,精神仍十分振奋:“扫妖孽于幽燕,斩鲸鲵于河济”(《为宋中丞祭九江文》)、“戎虏行当剪,鲸鲵立可诛”(《中丞宋公以吴兵三千赴河南军次浔阳脱余之囚参谋幕府因赠之》)。然而此事并未了结。朝廷讨论处理李白之事时,“世人皆欲杀”(杜甫《不见》),经过不少人营救,肃宗还是下诏判李白长流夜郎。所幸李白只流放了十五个月,乾元2年,肃宗大赦天下,李白得以回到江陵。否则,真要老死夜郎了。

在江夏期间,天真的李白还在继续等待朝廷的征召,失望之后,写下了“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,君亦为我倒却鹦鹉洲”(《江夏赠韦南陵冰》)的诗句,与此同时写下《江上吟》,有“屈平辞赋悬日月,楚王台榭空山丘。兴酣落笔摇五岳,诗成啸傲凌沧洲。功名富贵若长在,汉水亦应西北流”的诗句,表明李白对政治完全失望,认为只有诗歌创作才是不朽的。

话虽如此,上元2年,当李光弼出镇临淮时,李白以61岁高龄毅然出征,准备去讨伐史朝义叛军。他头戴军盔,手执长戟,宝剑的寒光照着严霜,表现了“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的可贵精神。可惜半道因病折回金陵。“天夺壮士志,长吁别吴京。”他对失去最后一次报国机会深感遗憾。这年秋,应当涂县令、族叔李阳冰的邀请,李白回当涂养病。宝应2年,这位天才诗人长吟了一曲《临终歌》后,与世长辞,享年62岁。在诗中,他仍念念不忘把自己比作大鹏:“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。馀风激兮万世,游扶桑兮挂左袂……”抒发了自己宏大的志向不能实现的感叹。

就在这一年,玄宗、肃宗相继去世,代宗即位,任用了一批沦落在野的人才,下诏任命李白为左拾遗。但诏书下达时,李白已不在人世了。对李白而言,这一政治荣誉来得太晚了。

可以说,李白从还山直至逝世,他的政治态度可以概括为“梦已醒,心未死”。他的政治追求至死不渝。

二、李白在政治上受挫的原因

李白的一生是悲剧性的一生。他坚持不懈地奋斗,然而唐王朝给予他的,却是一次比一次沉重的打击和迫害。他的政治理想始终未能实现。李白受挫的原因,归纳起来,有以下几点:

1、志向高洁,性格傲岸率真,得罪权贵,这是他受挫的主要原因;豪放不羁,性喜饮酒,给攻击他的小人提供了口实——“非廊庙器”——是次要原因;而统治者“树榛拔桂,囚鸾宠鸡”,是非颠倒,是根本原因。

2、政治眼光不敏锐,有爱国热情,太书生气。他因“附逆”案被囚后,在《上崔相百忧章》中也说自己:“见机苦迟,二公所咍。”当时同在江南的萧颖士、孔巢父、刘晏等文士也曾被永王所邀而拒不参加,因此免祸。李白的政治眼光显然不及他们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在当时,要具有强烈爱国之心的李白,不参与永王幕府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3、诗歌声誉压过政治才能

在一般人眼里,李白以写诗擅长。其“辅弼”才能除通过诗歌创作形象化、艺术化地表现出来外,并未见有系统的理论论述。但如果拘泥于这一点,那就是不了解李白。作为一个浪漫主义大诗人,李白想凭借他的巨大声誉与崇高的人格魅力来从政。从他的诗歌中可以看出,一旦他辅佐君王的理想得以实现,他将仿效历史上的名相姜尚(“如逢渭水猎,犹可帝王师”,《赠钱征君少阳》)、管仲、晏子、谢安等人,通过选贤任能、远摒小人,削平叛乱,实行仁政,实现“济苍生”、“安社稷”、“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”的政治理想。可以设想,玄宗如果任李白为相,李林甫、杨国忠、张垍这伙奸臣小人一定没有立足之地,安史之乱也会被消除在萌芽之中。可惜玄宗只把他当作文学弄臣,“与倡优同列”。唐王朝新任统治者最终意识到李白是个难得的人才想要弥补时,已为时太晚了。

正因为李白有着铮铮傲骨,他才不会为了个人利益去曲意逢迎;或按照统治者所喜好的“唯唯诺诺,摧眉折腰”的奴才模式来改变自己。如果是这样,李白个人固然能够青云直上,但李白就不是李白了。他的性格铸成了他一生的悲剧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看到一个继屈原之后,丹心报国,至死不渝的天才大大诗人。他的人格风范如日月长明,洞察黑暗,烛照古今。一切对他政治才能的诬蔑、贬低之辞,都是徒劳可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2002、1、27于小山楼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5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