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淮南小山中国古典(传统)诗词研究工作室

通读史汉后汉三国晋宋南齐梁陈魏北齐周隋南北史旧唐7/16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别署柳湖居士、归田先生、八公山人、闽南大山、清源山人、东海钓鳌客。男。福建南安人。汉族。本科学历。文学学士。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、中华诗词学会、福建省诗词学会、泉州市诗词学会会员。石狮市诗词学会理事。中学高级教师。出版《小山楼吟稿》(1977-1999)、《〈小山楼吟稿〉续编(2000-2015上)》(附《诗海导航:中国传统诗词入门与写作》)。《毛泽东诗词选注》、《全唐诗精品精译》、《小山楼书话》待梓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英雄呼唤明主,壮年报国无门  

2007-01-29 15:27:45|  分类: 学术论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英雄呼唤明主,壮年报国无门

——辛弃疾悲剧命运探源

 

    内容提要 辛弃疾的悲剧命运的根源在于南宋朝廷对归正军人政治上不信任(就辛个人而言,是他两次赴金赶考的“历史问题”、率众南归的独特经历),其深层原因是南宋朝廷片面吸取唐末五代军人乱政的历史教训;此外,辛的爱国理想抱负与南宋投降主义政策的尖锐冲突,他的政治军事才干与南宋朝廷懦弱无能的鲜明对比,对南宋朝廷的不间断批评、对最高统治者的一再失望,也是造成他悲剧命运的重要原因;投降派的压制、同僚的排挤、谗言加剧了辛的不被重用,是造成他悲剧命运的直接原因。辛弃疾的悲剧命运说明南宋朝廷的腐败无能、政治上的反动,在他身上首次体现了“爱国≠忠君”的民主精神。

   关键词 辛弃疾 宋词 思想内涵 悲剧命运

 

辛弃疾是我所喜爱的词人,他独一无二的传奇经历、始终不渝的爱国热情、强烈的英雄主义色彩是我所钦佩的。对于这样一个军事奇才,为什么南宋朝廷不予重用,让他赋闲达二十年之久?除了南宋朝廷奉行投降卖国政策外,还有没有其他原因?在此,本人欲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,提出个人拙见,以求教于大方之家。

一、南宋朝廷对“归正”军人政治上不信任

1、辛弃疾的独特经历与壮举

辛弃疾(11401207),字幼安,号稼轩,历城(今山东济南市)人,辛弃疾出生前13年,宋室遭逢“靖康之难”,中原被金人占领。辛弃疾祖父辛赞为家计所累,未能脱身南下,曾出仕于金,在亳州谯县为县令。辛弃疾出生在沦陷区,因其父辛文郁早亡,幼年即随祖父在谯县任所读书,这一时期,辛赞因不忘家国,每逢闲暇,即带辛弃疾等一些儿童“登高望远,指画山河”,教育他争取机会“投衅而起,以纾君父所不共戴天之愤”(《美芹十论》)。辛弃疾也亲眼目睹汉人在女真人统治下所受的屈辱与痛苦。辛弃疾的家族历来就是一个出将才的家族。早在汉代,辛武贤父子等著名将领,便领兵出自狄道。所谓“烈日秋霜,忠肝义胆,千载家谱”。在家族传统的熏陶下,在祖辈的教育下,辛弃疾立下了恢复中原、报国雪耻的志向。他受业于亳州名士刘瞻(伯坚)。瞻曾任金史馆编修,门生众多,其中最优秀者即属辛弃疾及党怀英,二人才华相当,并称“辛党”。1157年(金正隆二年),两人赴金国燕京参加金之会考(其中辛是第二次参加。第一次是1154年,金贞元二年,落榜),都中了进士,但辛弃疾毅然南归,党怀英留在金廷做了大官。对此,辛弃疾的解释是“(大父赞)尝令臣两随计吏抵燕山,谛观形势。”(《美芹十论》),意即他是受祖父之命,去侦察金国情况的。

对辛的这一经历,《宋史·辛弃疾传》说法不同,说他“筮仕决以蓍。怀英遇《坎》(按:卦名,代表水),因留事金;弃疾得《离》(按:卦名,代表火),遂决意南归。”[1]说辛弃疾此次南归是占卦决定的。《宋史》虽是元人所编,但也用了大量的历史档案,从某种程度上可视作南宋朝廷对辛的看法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“历史问题”吧!或许,从这里就埋下了辛一生悲剧的根源。

南宋高宗绍兴三十一年(1161)秋,金主完颜亮大举南侵,后方空虚,北方爆发了以耿京为首的农民起义。22岁的辛弃疾也在济南南部山区组织了一支两千余人的抗金队伍,不久投归耿京领导的义军,任“掌书记”。绍兴三十二年,叛徒张安国杀死耿京投降金营。当时辛弃疾奉命渡江奉表归宋,受到高宗的接见与任命,归来途中闻此消息,他即率身边仅有的五十余人,飞骑闯入金营,活捉张安国,并收拢义军残部万余人投归南宋。把叛徒擒拿带回建康,交给南宋朝廷处决。辛弃疾惊人的勇敢和果断,使他名重一时,“壮声英概,儒士为之兴起,圣天子一见三叹息”(洪迈《稼轩记》)。宋高宗便任命他为江阴签判,从此开始了他在南宋的仕宦生涯,江阴签判这个官衔不大,说明了南宋朝廷一开始对他就有戒心。这时他才23岁。他娶了邢台范邦彦(子美)之女为妻,希望实现恢复中原的理想。

2、南宋朝统治者眼中的历史教训和“虚外守内,佑文抑武”基本国策的由来

这里有必要对唐末五代军人乱政的历史有所论及。

唐末黄巢农民起义对唐僖宗造成了沉重的打击,唐王朝借助沙陀兵平叛后,遂造成诸侯拥兵自重、尾大不掉的局面,“藩侯废置,不自朝廷”,王业荡然。唐僖宗死后,李晔继位,史称唐昭宗。昭宗经过被军阀辖制、宦官囚禁、被朱温逼迁洛阳等一系列事件后,被朱温派枢密使蒋玄晖所弑。矫诏立唐哀帝,政出贼臣,哀帝不能制。全忠欲行篡代,哀帝降诏传禅,史称后梁[2]。后唐庄宗李存勗继承其父李克用的遗志,灭了后梁,却死于伶官郭从谦发动的叛乱[3]。后周归德军节度使,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借平叛拉出部队,在陈桥驿自导自演了一出黄袍加身的闹剧,逼迫年幼的周恭帝禅位,建立了北宋[4]。鉴于这些血淋淋的历史教训,北宋奉行“虚外守内,文官掌权”的政策,这是造成北宋积弱的原因。在这种情况下,发生“靖康之难”、岳飞冤狱、南渡偏安等一系列重大事件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3、南宋朝廷对归正军民的态度

这里仅摘取孝宗一朝涉及到归正军民的一些材料说明这个问题。

(1)赈济、蠲役:《宋史·孝宗纪》:“隆兴元年,……已卯,振两淮流民及山东归正忠义军。”[5]又:“壬申,……两淮归正忠义有田产者蠲役五年。”[6]

(2)改编、训练:同上:“丁卯,以建康归正人为思毅军,镇江为忠顺军。”[7]又:“(乾道)四年春正月戊辰,籍荆南义勇民兵增给衣甲,遇农隙,日番教。”[8]

(3)军垦:同上:“十一月,遣知无为军徐子寅措置楚州官田,招集归正忠义人以耕。”[9]又:“壬申,……命淮西安抚司参议官许子中措置淮西山水砦,招集归正忠义人耕垦官田。”[10]

(4)招纳、提防:同上:“(乾道元年)十一月辛亥,招收两淮流散忠义人……”[11]又:“丙申,诏吴璘毋招纳归正人。……”[12]又:“(乾道)四年,……甲午,禁归正人藏匿金人者……”[13]

从上述材料看,南宋朝廷对待“归正”军民态度一直是矛盾的,处在既要招纳,又有限制;既要使用,又要提防的两难境地。

二、辛的爱国理想抱负与南宋投降主义政策的尖锐冲突

1、始终不渝的爱国理想抱负

辛弃疾初到南方,对南宋朝廷的投降主义态度并不了解,加上宋高宗赵构曾赞许过他的英勇行为,不久后即位的宋孝宗在虞允文的辅佐下也一度表现出想要恢复失地、报仇雪耻的锐气,所以辛在南宋任职的前一时期中,曾热情洋溢地写了不少有关抗金北伐的建议,乾道六年(1165),孝宗召对延和殿,26岁的辛弃疾向孝宗上奏《美芹十论》(即《御戎十论》) ,《十论》前三篇《审势》、《察情》、《观衅》论女真虚弱不足畏,且有“离合之衅”可乘,形势有利于我,不利于敌。后七篇《自治》、《守淮》、《屯田》、《致勇》、《防微》、《久任》、《详战》,提出自治强国的一系列具体规划和措施。然“持论劲直,不为迎合”[14]。乾道六年,31岁的辛弃疾作《九议》上宰相虞允文,从审势、察情、观衅、自治、守淮、屯田、致勇、防微、久任、详战等方面,论用人、论长期作战、论敌我长短、论攻守、论阴谋、论虚张声势、论富国强兵、论迁都、论团结,指陈任人用兵之道,谋划复国中兴的大计,进一步阐发《十论》思想,切实详明。《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充分显示出辛弃疾经纶济世的非凡才能。“以讲和方定,议不行。”[15]33岁时预言金朝“六十年必亡,虏亡则中国之忧方大”(周密《浩然斋意抄》),也体现出辛弃疾的远见卓识。

尽管这些建议书在当时广为传诵,深受人们称赞,但已经不愿意再打仗的朝廷却反映冷淡,只是对辛弃疾在建议书中所表现出的实际才干很感兴趣,于是先后委派他担任建康府(今江苏省南京市)通判,知滁州(今安徽省滁县),提点江西刑狱,湖北转运副使,湖南安抚使,江西安抚使等职。这显然与辛弃疾的理想大相径庭,他的意见得不到采纳,他的进取计谋也得不到同情与支持。虽然他干得很出色,但内心却越来越感到压抑和痛苦。

 乾道八年,辛弃疾出知滁州(今安徽滁县),开始了南归后第二个十年的仕途生涯。十年期间,辛弃疾仍未被派往抗金前线,相反,却被委派去平定内乱。辛弃疾内心十分矛盾。在他南归的第十二年重游当年南归的首站建康时,他写下了著名的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:

楚天千里清秋,水随天去秋无际。遥岑远目,献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楼头,断鸿声里,江南游子。把吴钩看了,栏干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  休说鲈鱼堪脍,尽西风、季鹰归未?求田问舍,怕应羞见,刘郎才气。可惜流年,忧愁风雨,树犹如此!倩何人,唤取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

表现了壮志难酬,报国无路的悲愤心情。这是对山河破碎的悲哀,对壮志成空的悲哀;岁月无情地流去,因这种悲哀更显得怵目惊心。通过看吴钩宝剑,拍遍栏杆的典型动作,生动表现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愤心情,和他以英雄自许、绝不甘沉没的心灵。情感激昂悲壮,风格沉郁雄放。

不过,辛弃疾还是尽职尽忠,他具有随机应变的实干才能,政绩卓著。乾道八年,在滁州办荒政,半年大见成效:“自是流逋四来,商旅毕集,人情愉愉,上下绥泰,乐生兴事,民用富庶”(崔敦礼代严子文《滁州奠枕楼记》)。淳熙二年(1175)在江西督捕茶商军,整日从事于兵车羽檄之间,略无少暇,迅速讨平茶民暴动。淳熙七年,41岁的他在湖南创置“飞虎军”,虽困难重重,但事皆立办,时人比之为“隆中诸葛”(刘宰《贺辛等制弃疾知镇江》)。“军成,雄镇一方,为江上诸军之冠”(《宋史·辛弃疾传》)。但南宋统治集团昏庸腐败,他的改革与整顿,“不为众人所容”,“议者以聚敛闻”,终于于淳熙八年(1181)冬受革职处分,而退隐上饶。这一年,辛弃疾只有42岁。

此后二十年间,他除了有两年一度出任福建提点刑狱和安抚使外,大部分时间都在乡闲居。这就是本传中所说的“以言者落职久之”。怀着满腔热血,渴望一展宏图,却不料从此陷落在碌碌无为的境地,这使他感到难以忍受的苦闷和悲愤。

辛弃疾四十岁时,在国势危弱的情况下写下的《摸鱼儿》,是辛词的代表之作:

更能消几番风雨,匆匆春又归去。惜春长怕花开早,何况落红无数。春且住!见说道、天涯芳草无归路。怨春不语,算只有殷勤、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。  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,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?君莫舞!君不见、玉环飞燕皆尘土。闲愁最苦,休去倚危栏,斜阳正在,烟柳断肠处。

这首词在伤春、宫怨的外衣下,含蓄委婉地表达了对国家的忧虑,尤其是对朝廷的不满。词的开头描写了一幅深沉感伤的晚春景象,暗示了个人功业不就的难堪处境,也喻示了风雨飘摇的南宋政权。惜春怨春中包含了许多复杂难言的忧虑和苦闷。下片通过蛾眉遭妒,写出小人当道,君臣阻隔,希望君王能回心转意。并告诫小人休要得意,揭示他们必遭失败。然而,最令他放心不下的还是国家,在他的笔下,南宋国势犹如夕阳下的危楼,站在其上,但见烟柳迷离,国势堪忧,实在令人肠断。南宋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记载孝宗赵眘父子“见此词,颇不悦”。幸而孝宗为人宽厚,未加追究。

2、对自身的角色定位及其有关作品。

⑴真儒:辛弃疾所受到的教育,是一种文武兼资的教育。一方面,像其他士大夫一样,辛幼年即饱读诗书,受到良好的传统儒家思想的教育和熏陶。他除了师从亳州硕学之士刘瞻,可能还向当时文名甚盛而仕官亦显达的蔡松年请教过。这些信息从辛弃疾后来的诗书创作中有所透露,如“功名本是真儒事”,“我识箪瓢真乐处,《诗》《书》执《礼》《易》《春秋》”,“自身果欲参天地,且读《中庸》尽至诚”。都可见出传统儒家思想在其思想观念中所占的主导地位,对他的人生态度、出处大节和文学创作的影响。举凡儒家思想中积极进取、成就功名的人生态度,忠君爱国、同情民生疾苦的思想政治观念,辨别夷夏、崇尚气节的民族精神等,在辛的行事和创作中亦均有突出表现。但另一方面,辛弃疾显然不是那种埋头诗书,寻章摘句,只知空谈的儒生,而是自幼便既学“论诗”,又学“说剑”,文武兼知,以期成为“通儒”或“真儒”的士大夫。他少年时从祖父那里所得到的教育,和亲身对北方地区山川形势的考察,使他对兵家方略和利害有很深的了解与认识;年龄稍大,他所结交的朋友,也多是喜谈兵论战的人物。由此可以看出,其后辛弃疾能率众起义,又毅然南归,以及南归后能三为宪司,数任帅府,卓有军政之绩,以至被当时宰相王淮称为“帅材”,显然是与其少年时代即以恢复为期且文武并重的传习分不开的。

⑵英雄:稼轩词向来被人称为“英雄之词”。这些词主要表现了词人以英雄自许,以恢复中原为己任的壮志豪情。辛弃疾横刀跃马登上词坛,在唐五代以来佳人、文士形象之外,又拓展出一类虎啸风生、气势豪迈的英雄形象。

A、明主类:这一类是他景仰的有作为的君主,大致有:

①大禹。举其《生查子·题京口郡治尘表亭》为例略作阐说:“ 悠悠万世功,矻矻当年苦。鱼自入深渊,人自居平土。 红日又西沉,白浪长东去。不是望金山,我自思量禹。”辛弃疾在简练的几笔中构出了他追念向往的世界;渴望、钦羡着能有如大禹这样的明主来重整山河,解民于倒悬之苦。爱国与爱民应是一致的。《生查子》的“思量禹”,从宋王朝内部而言,词人祈求能有个“鱼入渊、人居土”的“治”的局面。这样,民心所归、人力汇聚,恢复中原、统一天下之势自是指日可待了。 

②女娲。“袖里珍奇光五色,他年要补天西北。”(《满江红》)“道男儿、到死心如铁。看试手,补天裂。”(《贺新郎·同父见和再用前韵》)用的是“女娲补天”的典故。

③曹操、刘备、孙权。如他反复吟咏“英雄事,曹刘敌”(《满江红·江行简杨济翁周显先》),“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。生子当如孙仲谋”(《南乡子》),“少年横槊,气凭陵,酒圣诗豪馀事”(《念奴娇》),“横空直把,曹吞刘攫”(《贺新郎·韩仲止判院山中见访席上用前韵》)。他平生以英雄自许,渴望成就英雄的伟业,成为曹操、刘备、孙权那样的英雄。“生子当如孙仲谋”,可视作对南宋统治者的委婉批评。在唐宋词史上,没有谁像辛弃疾这样钟情、崇拜英雄,抒写出英雄的精神个性。少年的沙场点兵的将帅,执戈横槊的英雄,气势豪迈,虎啸风生:“少年横槊,气凭陵,酒圣诗豪馀事。”(《念奴娇》)“壮岁旌旗拥万夫。锦襜突骑渡江初。”(《鹧鸪天》);中年后,经历了人世的危机和宦海浮沉,只能在落日楼头,摩挲抚剑,面对友人,弹铗悲歌:“腰间剑,聊弹铗。”(《满江红》) “和泪看旌旗”(《定风波》)、“试弹幽愤泪空垂”(《鹧鸪天》)的失路英雄;被迫退隐以后,晚年更变而为手不离杯的醉翁、抱瓮灌园的村叟、“头白齿牙缺”(《水调歌头》)、“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觉新来懒上楼”(《鹧鸪天》)的衰翁。虽然他仍执着于功名事业,但已逐渐失去了往日的狂傲与乐观,而常常陷入失望之中:“功名妙手,壮也不如人,今老矣,尚何堪。”(《蓦山溪》)稼轩词所展示的自我形象,是唐宋词史上独一无二的个性鲜明丰满的英雄形象。

④刘裕。“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”(《永遇乐》)他感慨出身低贱的刘裕却能做出一番大事业,这里也有对自己的期许。

他缅怀上自大禹下至孙权、刘裕这些有志大一统的人物,是因为现实生活中需要这样有雄才大略的明主英才。怀念古人是为了呼唤今人,是希冀有这样的英雄来“补天裂”。

在这些人物中,作者常与之比拟的有女娲、及三国英雄曹操、刘备、孙权。作者喜欢自称“补天手”,再加上要建立大一统的功业,如按照封建等级观念来衡量,难免有僭越之嫌。

但由于历史的错位,“雕弓挂壁无用”,“长剑铗,欲生苔”(《水调歌头》),只得“笔作剑锋长”(《水调歌头·席上为叶仲洽赋》),转而在词坛上开疆拓土,将本该用以建树“弓刀事业”(《破阵子》)的雄才来建立词史上的丰碑。

B、贤相类:

①伊尹。“致身须到古伊周。”(《水调歌头》“落日古城角”)用的是伊尹为相辅佐商汤的典故。

②谢安。“要挽银河仙浪,西北洗胡沙。”(《水调歌头》)用的是李白:“但用东山谢安石,为君谈笑静胡沙”的典故。

C、良将:

①廉颇。“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(《永遇乐》)

②李广。“射虎山横一骑,裂石响惊弦”(《八声甘州》)

③马援。“马革裹尸当自誓,蛾眉伐性休重说”(《满江红》)

④泛指类。辛弃疾既有词人的气质,又有军人的豪情,他的人生理想本来是做统兵将领,在战场上博取功名,“把诗书马上,笑驱锋镝”(《满江红》)。在抒发报国之志时,辛弃疾的词常常显示出军人的勇毅和豪迈自信的情调,“壮岁旌旗拥万夫,锦襜突骑渡江初。”(《鹧鸪天》)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(《破阵子》)无不豪情飞扬,气冲斗牛。

3)千里马:“千古渥洼种”(《水调歌头》)、“汗血盐车无人顾,千里空收骏骨。”(《贺新郎》)痛愤英雄豪杰被压抑摧残。

4)陈阿娇:“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,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?”(《摸鱼儿》)借蛾眉遭妒喻自己的失意。

三、辛突出的政治军事才干与南宋朝廷懦弱无能的鲜明对比

1、木秀于林,才高越主。

辛的经纶济世的非凡才能已见前所论,相比之下,南宋朝廷一味屈辱、不断赔款求和,其懦弱无能逾构成鲜明对比。然而南宋统治集团“忍耻事仇,饰太平于一隅以为欺”,“一切不复关念”(陈亮《上孝宗皇帝第一书》),一意压制主战派,重用主和派。再加上辛弃疾是南下“归正”官员,得不到信任。南归后,辛弃疾生活在恶劣的政治环境中,往往“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”(《论盗贼剳子》)。因此,逼得他不能不有所收敛,有所节制,在政治抱负无法施展的情况下,只有将抗金、恢复的大感慨,及其对于当局的不满情绪,深藏于内,或通过委曲婉转的方式进行表达。他埋怨被闲置,唱道:“长安故人问我,道愁肠殢酒只依然。目断秋霄落雁,醉来时响空弦”(《木兰花慢》“老来情味减”),“短灯檠,长剑铗,欲生苔。雕弓挂壁无用,照影落清杯”(《水调歌头》“寄我五云字”)。他将“弓刀事业”隐藏于“诗酒功名”当中。他谴责主降派对于抗金事业的干扰破坏,唱道:“举头西北浮云,倚天万里须长剑。人言此地,夜深长见,斗牛光焰。我觉山高,潭空水冷,月明星淡。待燃犀下看,凭栏却怕,风雷怒,鱼龙惨”(《水龙吟》“举头西北浮云”),“长剑倚天谁问,夷甫诸人堪笑,西北有神州”(《水调歌头》“日月如磨蚁”)。他以借景抒情、借古讽今的手段针砭现实。他幻想奔赴沙场,收拾残破河山,唱道:“追亡事,今不见,但山川满目泪沾衣。落日胡尘未断,西风塞马空肥。”(《木兰花慢》“汉中开汉业”)“醉里重揩西望眼,唯有孤鸿明灭。万事从教,浮云来去,枉了冲冠发。”(《念奴娇》“倘来轩冕”)他化百炼钢为绕指柔,将“不可一世之概”,深藏于内。这类词作,郁积着浓烈的爱国情思,具有鲜明的特色。问题是,即便如此,辛弃疾的锋芒仍显太露,俗话说: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”,辛弃疾的悲剧就在于才高越主:谁让你比当今天子还高明呢?谁让你“皇帝不急太监急”呢?杨修不就是一个例子吗?

2、同僚的排挤、谗言更加剧了辛的不被重用。

辛弃疾遭谗言记载较详细的有三次。第一次是在湖南任职期间,皇上下诏委任他筹建飞虎军,“时枢府有不乐之者,数沮挠之,弃疾行愈力,卒不能夺,经度费巨万计,弃疾善斡旋,事皆立办,议者以聚敛闻,降御前金字牌,俾日下住罢,弃疾受而藏之,出责监办者,期一月,飞虎营栅成,违坐军制,如期落成,开陈本末,绘图缴进,上遂释然。……军成,雄镇一方,为江上诸军之冠,嘉右文殿修撰,差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,时江右大饥,诏任者荒政……帝嘉之,进一秩,以言者落职久之,主管冲佑观。”[16]辛弃疾为完成任务,冒着抗旨不遵的风险,虽然得到孝宗的谅解,还升了官,但遭到小人谗言,最终被免官达十八年之久。这是最严重的一次。

“绍熙二年起福建提点刑狱,召见迁大理少卿加集英殿修撰,知福州福建安抚使。……又欲选万铠,招强壮补军额,严训练,则盗贼可以无虞。事未行,台臣王蔺劾其用钱如泥沙,杀人如草芥,旦夕望端坐闽王殿,遂丐祠归。”[17]这一次是因为政敌说他花钱无度,执法严厉,且“端坐闽王殿”,就是说他有政治野心,这一招很毒,他又被免了官。

“(嘉泰)四年,宁宗召见,言盐法,加宝谟阁待制,提举佑神观,奉朝请,寻知镇江府,赐金带,坐缪举降朝散大夫,提举冲佑观。”[18]“缪举”指后面要论及的任镇江知府期间,预制万套军服,招募万名兵丁,备渡淮击敌之事。在这里,抗金居然成了罪过,受到降职处分。

辛弃疾的长期赋闲,沉郁下僚,与同僚的妒忌、排挤、诬陷息息相关。他自己也意识到到这一点,说:“刚拙自信,年来不为众人所容”(《论盗贼剳子》)。

四、“爱国”与“忠君”的不统一

1、辛对南宋朝廷的不间断批评,对最高统治者的一再失望,引起君主的不满。

辛不断呼唤明主,对南宋朝廷的不间断批评,其实就是对最高统治者的一再失望。“生子当如孙仲谋”,即可视作对南宋统治者的委婉批评。他除了在《摸鱼儿》中批评过孝宗皇帝外 (“休去倚危栏”),更在词中直接讽刺光宗迫使自己投闲退隐:“君恩重,教且种芙蓉。”(《小重山·与客泛西湖》)这种把批评的矛头直指当朝皇帝的做法,在封建时代无疑是大胆而罕见的。因而必然引起君王的不满。

淳熙元年(1174)中秋夜,辛弃疾在建康作《太常引》“一轮秋影转金波”,下片写道:“乘风好去,长空万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”这是用瑰丽的想象所创造的一个美好的境界。作者以“桂婆娑”暗指朝廷主降势力,希望除掉主降派以实现其光复祖国河山的宏图大略。不言而喻,对统治者的批评之意也是十分明显的。所以,刘克庄曾指出:“以孝皇之神武,及公盛壮之时,行其说而尽其才,纵未封狼居胥,岂遂置中原于度外哉!”(《后村大全集》卷九十八)

辛弃疾唯一一次对君王的正面歌颂是在《破阵子》: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处声,沙声秋点兵。  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”这是多么惬意的事啊!可是笔锋一转“——可怜白发生!”——点明这一切只是在梦中。让读者感到他深深的失望之情。

2、晚年被韩侂胄再度启用

嘉泰三年(1203),金国北部的蒙古族势力逐渐强大,金国受到严重威胁,对北方各族人民的掠夺、压迫也更加残酷。太行山东西以及河北、河南、山东等地人民纷纷奋起反抗。陷入政治斗争漩涡中的宰相韩侂胄出于个人固权的需要,主张北伐,起用主战派人士,辛弃疾被起知绍兴府兼浙东安抚使,这时他已经64岁了。年迈的词人精神为之一振,情绪高昂地赴任。到任后就疏奏害农六事,愿诏内外台察劾。第二年,“宁宗召见,言盐法”(《宋史·辛弃疾传》),时“安丰守厉仲方言淮北流民愿归附,会辛弃疾入见,言敌国必乱必亡,愿属元老大臣,预为应变计”(《宋史·韩侂胄传》)[19],令宁宗也大为感动。不过,辛弃疾认为,南宋政府必须进行充分的准备工作,充实国力,然后出兵北伐。但是,宰相韩侂胄把持朝政,只想侥幸求逞,不愿认真准备。韩侂胄想借助辛弃疾的名望,于是,任用66岁的辛弃疾出知镇江府,此间辛写下了脍炙人口的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:

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孙仲谋处。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  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!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

此首词一开头便借孙权和刘裕这两位历史人物的事迹来讽喻时事,抒发“江山依旧,人事已非”感慨,赞扬刘裕出身低贱却能做出一番大事业。对古人推崇越高就反衬出南宋皇帝的胸无大志,懦弱无能,也包含了劝勉皇帝励精图治的用意。接着词下片以“元嘉草草”之典故警戒朝廷要慎重用兵,不可轻率,提醒即将开始的北伐要以史为教训,讽喻了宋孝宗时的符离之败。这对于当时宰相韩侂胄即将北伐是有提醒警示意义的。全词表现出不甘衰老、犹有可为的壮烈情怀:最后用廉颇事作结,意味悠长,奏响了宋词的最强音。这种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,永远不能在平庸中度过人生的英雄本色,伴随了辛弃疾的一生,也始终闪耀在他的词中。

辛弃疾到任后,预制10000套军服,计划招募10000名兵丁,练一支队伍为渡淮击敌之用。但此事被一些谏官说成是“缪举”,在他们的弹劾下被迫离职。

3、宁宗迟到的评价

开禧元年(1205)秋,辛弃疾失望地从镇江回到铅山故宅闲居。虽曾又“差知绍兴府、两浙东路安抚使”,无奈年老多病,身体衰弱,无法赴任。“辞免,进宝文阁待制,”[20]开禧二年,辛弃疾67岁,“又进龙图阁知江陵府,令赴行在奏事,”21此次被任命知江陵府,并未赴任。奉召赴临安奏事,是他最后一次从政活动。据黄干《勉斋集·与辛稼轩侍郎书》载,稼轩“不以久闲为念,不以家事为怀,单车就道,风采凛然,已足以折冲于千里之外。”这种为国效命的耿耿忠心,多么感人!连对他本来不大信任、屡加贬斥的南宋朝廷也不得不加以肯定。这次朝廷“试兵部侍郎”22,辛知其不可为,“辞免”23。宁宗下《辛弃疾辞免除兵部侍郎不允诏》,称他“精忠自许,白首不衰。” 稍后,宁宗下《辛弃疾待制致仕制》,又称他“功名自许,早已负于奇材;险阻备尝,晚益坚于壮志。”五月,宋廷正式发布北伐命令,果然,各路军队在韩侂胄的指挥下遭到惨败。十二月,宋廷向金国求和。开禧三年秋,金人以索取韩侂胄的首级为议和条件。韩大怒,再次对金用兵,并想请辛弃疾出山声援。为扭转败局,宁宗任命辛弃疾为“枢密都承旨,”24而诏命到达铅山之日,辛弃疾病已沉重。九月十日,这位忠诚的爱国者,终于“抱恨入地”,赍志以殁。“临卒大呼杀贼数声而止。”25“未受命而卒。赐对衣金带,宋龙图阁待制致仕,特赠四官。”(《宋史·辛弃疾传》)。

有一则材料在辛弃疾研究中很少被提及。这是度宗朝咸淳(12651274)年间,“史馆校勘谢枋得过辛弃疾墓旁僧舍,有疾风大呼于堂上,若鸣其不平,自昏暮至三鼓不绝声。枋得秉烛作文,旦且祭之,文成而声始息。德祐初,枋得请于朝,加赠少师,谥忠敏。”(《宋史·辛弃疾传》)此时距辛弃疾下世六十余年了,事固属迷信,但说明民间对辛弃疾的爱国精神仍念念不忘。

五、辛的悲剧命运的意义

1、说明南宋朝廷的腐败无能、政治上的反动。

辛弃疾一生中最宝贵的光阴在长期赋闲中白白流失,他的抱国壮志无法施展,这对国家是一个巨大的损失。对他的冷落,决非南宋朝廷的疏忽,而是有意为之。说到底,就是害怕辛弃疾这位英雄一旦军权在握,对执政者构成威胁。其实,辛弃疾最大的抱负无非是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。南宋朝廷不惜以国土的沦陷来换取政治上的苟安,这充分说明南宋朝廷的腐败无能、政治上的反动——对外如羊,对内如狼。

2、首创“爱国≠忠君”的民主精神。

尽管有论者说辛氏的爱国与忠君仍难能离析,一如封建时代别的士大夫那样26。我却认为在他身上,第一次体现了“爱国≠忠君”的民主精神,与一般封建臣子的“忠君”不同的是,对南宋最高统治者的批评,“呼唤明主”一直是辛词的一个主题,也是他悲剧命运的重要原因。《宋史·辛弃疾传》记载:“辛弃疾豪爽尚气节,识拔英俊,所交多海内知名士,尝跋绍兴间诏书曰:‘使此诏出于绍兴之前,可以无事仇之大耻;使此诏行于隆兴之后,可以卒不世之大功。今此诏与仇敌俱存也,悲夫。’人服其警切。”套用他《跋绍兴间诏书》的话,可以替他说“恨不生于唐昭宗时”。因为唐昭宗李晔在流亡华州时说过:“安得有英雄?迎归大内中。”(一作“迎侬归故宫”。见其《菩萨蛮》词)。

    综上所述,辛弃疾的悲剧命运的根源在于南宋朝廷对归正军人政治上不信任(就辛个人而言,是他两次赴金赶考的“历史问题”、率众南归的独特经历),其深层原因是南宋朝廷片面吸取唐末五代军人乱政的历史教训;此外,辛的爱国理想抱负与南宋投降主义政策的尖锐冲突,他的政治军事才干与南宋朝廷懦弱无能的鲜明对比,对南宋朝廷的不间断批评、对最高统治者的一再失望,也是造成他悲剧命运的重要原因;投降派的压制、同僚的排挤、谗言加剧了辛的不被重用,是造成他悲剧命运的直接原因。辛弃疾的悲剧命运说明南宋朝廷的腐败无能、政治上的反动,在他身上首次体现了“爱国≠忠君”的民主精神。

注释

1《宋史·辛弃疾传(卷四百一、列传一百六十)》,见《二十五史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上海书店影武英殿本1986年12月第一版,第6547页。

2《旧唐书·昭宗纪》,中华书局点校本19755月第一版,第735783页

3《旧五代史·唐书·庄宗纪(卷二十七、唐书第三)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上海书店影武英殿本1986年12月第一版,第48904903页

       4《宋史·太祖纪(卷一、本纪第一)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上海书店影武英殿本1986年12月第一版,第51885194页。

      5-13《宋史·孝宗纪(卷三十三、本纪第三十三)》,见《二十五史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上海书店影武英殿本1986年12月第一版,第5256~5259 页。

     14-18、20-24见《宋史·辛弃疾传(卷四百一、列传一百六十)》,见《二十五史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上海书店影武英殿本1986年12月第一版,第6547页

   19《宋史·韩侂胄传(卷四百七十四、列传第二百三十三)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、上海书店影武英殿本1986年12月第一版,第67306731页。

    25 见邓广铭《辛稼轩年谱》第139页所引。

    26 http://zhsc.sdedu.net/jiazuo/GUCIQU/sC0040.HTM,《马革裹尸当自誓,男儿到死心如铁――略论辛弃疾词的爱国主义精神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4616定稿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2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